忆母校

作者:吴华阅读量:5147发布时间:2008-12-1

与 今日崭新的实验学校相比,当年的学校要小多了。我想那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大门进去,第一排左右是高年级和低年级的教室,它们与办公室的中间是一个用冬 青树围起来的小花圃。穿过办公室是大礼堂,底排与西侧是其他教室以及食堂等等。通向东面有两个门到大操场,操场北边是一个小池塘。

我们华士镇上的人,有几个不是从华小出来的?对于孩子们来说,那是他们白天的家,一个姐妹兄弟众多,师长亲如父母的家。

我虽然在华小真正读书时间不长,但和她的联系却是永远的。因为那是我母亲孙老师工作毕生的地方。母亲热爱过她,儿又岂能忘怀?像其他许多老师一样,孙老师给每一个幼小的心灵以母爱,年复一年,她以生命的烛光、照亮了孩子们的前程。

我 和我的伙伴们在那小花园里挖过蚯蚓,在那大礼堂里看过幻灯,也在那大操场上崇拜过“小兵张嘎”。我在办公室里乱弹过琴,手脚并用,总不得要领,发誓长大后 一定要造一台用电吹的风琴。那鞍马与双杠是怎么也上不去的。但童心普天下,连那爬不上去的单杠也得试上一百下。不过,最好玩的还是那操场上的沙坑,谁不想 领略那地道战胜利的喜悦!

在那动乱的年代,我和母亲都被迫离开华小到现在的马家桥去接受再教育。可喜的是,我的小朋友们从来就没有忘记我,他们常到乡下来看望我,告诉我华小发生的一切。

深挖洞广积粮的时候,我和伙伴们绘制了华士军事地图。东街、西街、大街、北街,以及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暗巷都在其列。位于萝卜街北端的华小就有一条出城暗道,那就是校东北角的后门,平时是没有人走动的。

姐姐是个极爱文学的人。文革后期,她从华小借来了不少文学名著,诸如《家》、《春》、《秋》、《激流三部曲》、《斯巴达克斯》等。真不知道这些书是如何保存下来的。

那年全国闹地震,我们一家搬到华小操场,过了两周的野营生活,要是在今天,那可算是时尚,够过瘾的。

当时的学校,提倡开门办学,实践第一。我从姐夫那里学来了爬电线杆接电路的本事。华小的校办工厂正在筹建。我负责了电路的安装。记得要一个电烘箱,学校没钱买,沈厂长买来电热丝与耐火泥,我们就用土办法做了一个。

童年的往事,象那清澈甘甜的溪水。记得妈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华小一个一年级的女孩,别人说她跟一个男孩亲密,她哭了。而那个男孩拿了一个透明的青霉素药瓶,收集了她的眼泪,说要留作永久的纪念。我愿天下每个孩子的心都是那样的纯。

时代好像是汽车,突然换上了告诉档。以后,我上了大学,母亲退了休,姐接了班。每次回家姐总要领我去学校看一看,每次都使我感到新的变化。学校在改革的浪潮中走到了前列,走向了全国。

愿华士实验学校这块孩子们的天地明天更美好。


版权所有:江阴市华士实验小学 Copyright ©2008-2010,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阴市华士镇环南路82号 电话:0510-86209201 传真:0510-86203492

华士实验小学信息技术组维护 苏ICP备09015121号 技术支持:江苏迅和科技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