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泞的路才能留下脚印

作者:曾宝俊阅读量:4232发布时间:2008-11-28

最近的一段时间,我在准备评审的各种各样的材料,心情一直是兴奋的。准备的过程也是回忆的过程。回味起那一段段曾经的历程,发现人生的味道竟然是那么的甜美,就连当初的苦涩也变得那么有意义。

工作的最初,我在扬州新河湾小学工作。这也是一个村小,鼎盛的时候也就10个班,300名学生,16名 老师。在我到这个学校之前,已经十年没有新老师了。三十多岁的老师也很少,只有两名,其余的都是四五十岁的。教学条件也很一般,没有专门的实验室,只有一 个实验箱。我从这样的一个乡村学校的老师成长为一个国家教材的编写者,这其中我付出了诸多的汗水和心血!“不经一番寒彻苦,哪得梅花吐清香”。我忘不了在 寒冷的冬夜里搓动双手取暖,也忘不了聆听学术专家的谆谆教导,更忘不了校长领导的殷殷鼓励。平时我除了上班时间,回到家里坚持每天看书写文章4个小时以上,一分汗水、一分收获,正是平时每一天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的累累硕果,多少次的苦思冥想和多少次的披星戴月才有了这一叠厚厚的文章。曾记得当初为了了解自然学科的知识体系,利用暑假钻研全套的自然教材,挥汗如雨,做了近8万 字的记录;也曾记得,半夜三更为了补捉灵感,披衣做起在床头写文章。正是通过这样努力,才使自己的能够熟练地驾驭自然学科的每一部分教学内容;正是通过对 理论的学习、不断地对自己教学的反思,才使自己了解了科学教育的主流方向,才能在国家的标准出台之前就意识到探究的教学将是今后的科学教学主要方向,才有 了《冷和热的探索》,才有了《月相观察》的尝试,才有了被国家的专家赏识和走进《科学》教材组的机会。

十年后,我调进了中心校。生活有时会有惊涛骇浪,当浪头打来,很多时候我们会手足无措,面对困难我们更是诚惶诚恐。我是扬州人,我深深的热爱扬州这块热土,2000年到2004年 期间,曾有多次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想离开扬州,到外地发展。但是我是总舍不得走。因为我舍不得这里曾经关心过我的老师和领导,舍不得培养过我的学校,舍 不得我们扬州的科学教育事业。我总觉得作为一个扬州人,我应该为扬州做点什么。在中心校的四年里,是我教学生涯中最郁闷的四年。校长姓蒋,是一位50多岁的女校长,从另一所村小——念泗桥小学调上来的,权欲比较旺。2001年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教材组,参与教材编写。参加教材组少不了要请假外出,然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对于我参加教材编写,这位校长一直耿耿于怀,从来就没有痛痛快快地答应过我参加教材组活动,还不断地找我谈话,要我放弃,最后甚至下通牒——不同意我参加教材组。

而 我却深深地意识到,参加教材组对一个老师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就如同探险的哥伦布眼前发现了一个新大陆,我怎么舍得调转船头。虽然校长表示,在学校也同样可 以发展。然而我却深深地知道,教材组才是一个学习的汪洋,学校只不过是一片浅水。于是我千方百计地寻求各种关系,希望得到学校的理解。我和校长真切地谈 过,也找过区教研室的领导、找过市教研室的领导,甚至去局长家里登门拜访过,不是去送礼,而是企图得到局长支持。然而,我的那位校长能耐实在是大,我所有 的努力统统化为灰烬。甚至,教育局长、教研室的主任专门找我谈话,向我明确指出,我参与编教材的行为“不合法”,是民间行动,和官方无关,其实就是明确表 示不支持。当时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支持,这件事情明明对整个郊区都有利,为何要放弃这样的利?实在不明白!现在想来,其实就是一个官官相 护。这就是我们中国的一种文化,要么官官相杀,要么官官相护。他们为了要维护一种体制,一种利益的均衡,维护一种潜规则,愿意弃公众利益于不顾,准备全力 压制我。

困 难,它会让你在人生的道路上懂得磨练自己,学会审视自己,当你战胜了困难,战胜了自己,再回头看看这块磨刀石,原来它并不像以前想象的那么可怕。只是当自 己被苦难吓倒的时候,这块磨刀石有可能就变成绊脚石了。来自学校、教研室、教育局的三重压力不就是我人生道路中的磨刀石吗?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非常绝望 的时候,扬州市区域规划调整,我所在的学校被划入开发区,一下子和原来的教育行政机构脱离了关系。要不然,我也许在前两年就会来到江南。于是,我又重新寻 求关系来缓和和校长紧张的关系。开学初,请扬州市教研室的杜绮兰老师专门到学校和校长协商。校长总算给面子,表示只要以后有文件,一定放行。但是,几年埋下的积怨怎会一下子消除,更何况她又不是一位大度的校长。接下来的日子里各种障碍接踵而至,我始终处于苦苦挣扎之中,其他老师敢怒不敢言,只能对我表示同情。

最终,冰炭不同炉,我鼓起勇气向教育行政部门提出工作调动,20049月我放弃了在扬州14年来所获得的一切,离开了扬州,来到江南小镇——华士。在2000年到2004年这四年中的曲折和磨难中,我曾对校长给我制造的各种阻碍的十分的恼火。然而,现在回过头去,却发现,正是她让我愈加坚定了在科学之路上前行和跋涉的信念。

我在专业成长的道路也非一帆风顺。我和那些一出手就拿一等奖的老师们不同,我数次都曾和一等奖擦肩而过,数次只得三等奖。

96年的一场胃病却意外地让我和小学科学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生病,领导让我教低年级数学兼自然课。机缘巧合,那一年,区里举行自然教师教学大比武,第一次上自然课的我代表乡镇参赛,最后就得了个三等奖。

98年我代表扬州市参加江苏省青年教师自然教学基本功大赛,为了准备好这次比赛,我到扬州师范学校接受培训,而那时我爱人已经怀孕9个 多月,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白天在师范学校实验室做实验、图书馆查阅资料,晚上回家照顾爱人;爱人住进妇产医院后,我又把医院的床头当成了自己的案 头;女儿出生后的第四天,我就去南京参加比赛了;当我回来的时候,母女已经出院。然而比赛的结果并未因此而垂青与我,我只得了个三等奖。

99年, 省自然教学课件大赛,我通过和沙口中心小学王大卫老师合作,制作了一个自然教学课件,参加扬州市的比赛。当时我们制作的课件无论是技术还是包装都是一流 的,征服了所有的评委。但是为了确保能够在省里比赛得奖,评委们建议我重新选题制作,而当时里参加省里的比赛只剩下一周的时间,如果我们做不好,这个机会 就让给仪征或者邗江的选手。当时我的计算机的水平还不高,没有技术人员怎么办,我就花钱请扬州大同公司的一位朋友帮忙;没有机器怎么办,我就花钱租网巴里 的机器。在这一个星期之中,我从设计,到找图,到制作,每天只能睡2-3个小时的觉,白天上班,晚上睡觉,到了最后,我是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夜里,困了,揉揉眼睛;饿了,啃块面包;冷了,站起来跺跺脚;最后终于抢在比赛之前完成了课件的制作。然而比赛结果却出人意料,因其他的人为因素,这个课件被评为三等奖,我又是铩羽而归。

2000年, 我满怀着勃勃雄心,准备在江苏省青年教师优质课比赛上一展身手。其实我知道,当时以我对课堂的理解,对课堂的驾驭,以及自己的教学设计,我已经完全具有了 得到一等奖的实力,然而课堂上意外的停电,让我功亏一篑,只得了个二等奖,而且是二等奖中的第一名,离一等奖仅半步之遥。

2001年, 在全国新课程教材培训会上,我执教了一节《观察土壤》。在拍在录像课的时候,发挥非常出色,教学效果十分的好。四川政协委员、特级教师冯梦月校长在评我的 《土壤》说:“这个小伙子的课能让学生忘记下课,使学生欲罢不能,不简单,了不起。”然而,在南京的现场教学效果并不理想,观察指导不到位,以至于在一种 遗憾的情绪中,走下讲台……我似乎和许多优秀的运动员一样存在着某有个宿命,我总是和一等奖擦肩而过,上帝并不眷顾我的勤奋。事实上,比赛的失利并没有影 响我对这个学科的钻研劲头,我在科学上的脚印越来越深,越来越清晰。正是这种不完满,让我在不断地追求理想的课堂。

200312月, 我参加江苏省科学探究案例教学评比,这一次,我没有让机会从我身边溜走。我执教《暗盒里有什么》,设计了几个独特的暗盒。课堂上,学生围绕着几个暗盒开展 了一系列有意义的探究,即使下课了,孩子们也不愿意离开,还争论不休,就连听课的几百个老师也是疑惑不解,连称“神奇”“有意思”,最后,这堂课以无可争 议成绩获得一等奖的第一名。

也许正是在这一次次的比赛中,我逐渐成长起来。我把每一次的比赛当成锻炼自己磨刀石,当成一次成长的机会。一次次失败的磨练,也促使我养成了今后上课的从容不迫和淡定神情,促使我在小学科学这个领域里走的更稳、更远。

最后我用一个故事结束我的这段人生反思:

鉴真和尚刚刚剃度循入空门时。寺里的住持让他做了寺里谁都不愿做的行脚僧。

有一天,日已三竿了,鉴真依旧大睡不起。住持推开鉴真的房门,见床边堆了一大堆破破烂烂的芒鞋。住持叫醒鉴真问:“你今天不外出化缘,堆这么一堆破芒鞋做什么?”

鉴真打了个哈欠说:“别人一双芒鞋穿一年都不破,我刚剃度一年多,就穿烂了这么多的鞋子,我是不是该为庙里节省些鞋子?”

住持听了,微微一笑地说:“昨天夜里落了一场雨,你随我到寺前的路上走走看看吧。”

寺前是一座黄土坡,由于刚下过雨,路面泥泞不堪。住持拍着鉴真的肩膀说:“你是愿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是想做一个能光大佛法的名僧。”

住持捻须一笑:“你昨天是否在这条路上走过?”

鉴真说:“当然。”

住持问:“你能找到自己的脚印吗?”

鉴真十分不解地说:“昨天这路又坦又硬,小僧哪能找到自己的脚印?”

住持又笑笑说:“今天我俩在这路上走一遭,你能找到你的脚印吗?”

鉴真说:“当然能了。”

住持听了,微笑着拍着鉴真的肩说:“泥泞的路才能留下脚印。”

鉴真恍然大悟,遂苦修,终成果。是啊,不经风不沐雨,没有起也没有伏。就像一双脚踩在又坦又硬的大路上,脚步抬起,什么也没留下。

人生,真的就是那样:泥泞的路才能留下脚印。

生 命里,所有的激情都会消退,所有的苦难都会平淡。当往事如烟,繁华如土,喧哗沉寂,铅华洗尽,许多思绪就在心间低回。“饮一杯清茶,品百味人生。”我们常 常如是说。百味人生究竟是什么,各人自有各人的说法,其实这世界上少有人真的会体验到百味人生,归纳一下,人生也许只有“甜苦”二味,才真正和我们缠缠绵 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200833

上一篇:山在那,……
下一篇:说“家”

版权所有:江阴市华士实验小学 Copyright ©2008-2010,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阴市华士镇环南路82号 电话:0510-86209201 传真:0510-86203492

华士实验小学信息技术组维护 苏ICP备09015121号 技术支持:江苏迅和科技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