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乐先驱——采访弗雷德里克?芬内尔

作者:佚名阅读量:2059发布时间:2008-11-28

美国伊斯曼管乐团(Eastman Wind Ensemble)的创始人,著名指挥家弗雷德里克·芬内尔(Frederick Fennell2004127在美国佛罗里达的家中去世。享年90岁。

  芬内尔这个名字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几乎已经是管乐演出的同义词。他创办了著名的伊斯特曼管乐队,录制了近50张唱片。芬内尔在泰拉克公司与克里夫兰管乐团合作的录音树立了数字音响样板,为管乐赢得了更多的听众。

  多年为推广吹管乐而奔走,很多人以为晚年的芬内尔会放下指挥棒轻松一番,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他在80年代后期还在担任东京KOSEI管乐团的艺术指导。我1988年在佛罗里达的他家中采访了他。当时他即将赴达拉斯指挥当地的青年管乐团。

与水星公司合作的日子

  马修斯:你是怎样开始对管乐发生兴趣的?

  芬内尔:我对音乐生来就有兴趣,很小的时候就想当指挥。30年代,人们对想当指挥的人都嗤之以鼻,认为这种想法简直荒唐。我从纽约的伊斯特曼音乐学院开始当指挥,组建行进管乐队。学院以前没有搞过这样的乐队。校方让我掌管一些,因为这是一个很不重要的机构,很少人知道我这个从克里夫兰来的家伙是干什么的。

  马修斯:管乐队目前还是不受重视,是这样吗?

  芬:当然。

  马:这是为什么呢?

  芬:管乐演出不受重视,在专业音乐圈没有名望。现在预定达拉斯管乐队音乐会门票的人并不多,要是观众太少,音乐会就无法举行了。

  管乐演出在美国仅有的名望就是我与伊斯特曼管乐团录的唱片,当然还有我与克里夫兰管乐团录的3张唱片。

  我所说的专业音乐圈,不是指军乐团,尽管他们也是专业的,但他们为军队服务,与我说的专业不是一回事。他们中有很好的乐队,我不怀疑,但严格地说他们不是专业团体。

  马:让我来问一问你制作的那些唱片,首先是伊斯特曼乐团在水星公司的录音,你是如何开始这个录音项目的?

  芬:这要归功于作曲家霍华德·韩森,他一贯认为美国本土的作曲家应该在自己的国度得到发展机会。作为伊斯特曼学院的校长,他请求管理委员会建立基金,以开展美国现代音乐的出版计划。他通过各种研讨会和音乐节来发现好作品,出版后再设法录制唱片。最初,他只得到了1万美元的经费,那是在1939年,1万美元还可以组织多次录音,韩森在胜利公司录了首张78转唱片。后来他转到哥伦比亚公司,但那里没有为他制作太多的录音,但韩森仍等待着新的机遇。

  当LP时代到来,大卫·霍尔——水星公司管弦乐部的负责人,得知韩森正在寻找新录音场所,便来到罗切斯特与他协商唱片合同。他们最终订立的合同不仅包括伊斯特曼-罗切斯特管弦乐团,学校的合唱团,管乐团也参与其中。事情就这样开始了。这就是伊斯特曼管乐团的开端。我在这里工作了20年,负责乐手们的演出、排练、学习,我们演奏了所有为管乐创作的作品,还有著名的改编曲。

  马:伊斯特曼管乐团是由什么样的乐手组成的?

  芬:都是伊斯特曼学院的学生,有人曾说教师也参与到其中,这不是真的。

  马:这么多年究竟有多少人在伊斯特曼管乐团演奏过?

  芬:我没有统计,太多了。我担任艺术指导长达10年。这10年中每年都要更新一半乐手。所以我也算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在这里演奏过。

  马:水星公司的那些录音现在已经成为音响文献的瑰宝,它们在刚发行的时候就很流行吗?

  芬:我不知道什么叫流行,是不是指上了唱片排行榜?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能说,音乐世界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盛况——人们开始用音乐的方式思考舞台上的管乐队。除了制作音乐,我们对其他的事情不感兴趣,我们录的很多东西别人都没有录过。

  马:伊斯特曼管乐团的录音现在仍在出版?

  芬:只有一部分仍在出版。我不明白出版的速度为什么这样慢。这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人真正关心管乐。

泰拉克的数字录音

  马:你1978年与克里夫兰管乐团在泰拉克公司录制的巴赫、亨德尔、霍尔斯特作品是录音史上的里程碑,是很多乐迷的崇拜物,可见人们对管乐还是很认可的。

  芬:是的,那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数字交响乐录音。

  马:能谈一谈它的制作过程吗?

  芬:我记得有一天我正在我的工作室工作,电话响了,是里克·里纳从克里夫兰打来的,他们自我介绍之后,问我能否跟克里夫兰管乐队合作一张唱片。他们说这次录音将制成直刻唱片,我说那好吧,我只与克里夫兰管乐团合作,那里不用我多费口舌,每个人都知道该如何演奏,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家。

  里纳还想同时用数字技术制作一张唱片。我过去只是在高保真杂志上读过有关数字录音的文章,这种技术可以把卡鲁索的歌声与另一支乐队的演奏合成。

  到了实际制作过程,泰拉克放弃了直刻片的计划,大胆去制作数字唱片。曲目很精彩,我们有优秀的乐手,完美的音乐厅,一切都很顺利。

  马:让我来问一问那面低音鼓,它在音响迷当中很有名,在霍尔斯特组曲中有很突出的表现。

  芬:这是一个降B大调低音鼓,克里夫兰乐团常用它,上面蒙着小牛皮,为什么录音时它的声音那么好,首先,我用的是自己的鼓槌,那时一种爱尔兰的橡树棍,跟普通鼓槌不一样。我认为录音前对低音鼓的调整、鼓手的技巧,还有我随身带的鼓槌,决定了唱片的声音。

  马:你对这个录音满意吗?

  芬:非常满意,当我听完重放,声音就像我在舞台上听到的一样,这话我经常说。

  马:如果你有机会再录一张唱片,你会选择什么曲目?

  芬: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有很多东西需要录。如果你去问那些没有录过马勒第2和布鲁克纳第7的指挥家,他们一定想录这些作品。但那些前人从未录过唱片的作品,没有人去做。你不认为这种现象很荒唐吗?

在日本东京佼成(KOSEI)管乐团

  马:你现在正进行什么录音计划?

  芬:在日本,不会有什么录音计划可言,当人们需要你做某事的时候,他们就会让你做。前期工作都做好了,你只需要回答干还是不干就可以。我很喜欢日本天龙公司的声音效果。他们希望我录一些著名的进行曲,这些东西我已经录得很多,我不希望制作另一张速成专集。我设计了一个专集目录,定下了这样的标题:进行曲——讽刺、严肃、胜利。公司最后使用了这个标题。这个专集即将在东京出版,有可能在美国上市,我拿不准美国人会不会买。

  马:日本人比美国人更喜欢管乐吗?

  芬:很难说他们是否真正喜欢。我们有时会遇到很好的听众,所到之处,我们的音乐会增强了观众对管乐的兴趣。在日本有一股强大的对西方音乐的兴趣,包括管弦乐和摇滚乐。东京拥有7支专业交响乐团。我所在的KOSEI管乐团是宗教团体资助的,它可以说是目前全世界唯一的全日制专业管乐团,它既不属于军队,也不属于政府,所以非常了不起。

版权所有:江阴市华士实验小学 Copyright ©2008-2010,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阴市华士镇环南路82号 电话:0510-86209201 传真:0510-86203492

华士实验小学信息技术组维护 苏ICP备09015121号 技术支持:江苏迅和科技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