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认识圆号 认识华人圆号家韩小明

作者:佚名阅读量:2871发布时间:2008-11-28

    韩小明何许人也?不用过多铺垫,看看他一长串的艺术衔头,就掂出了这个名字的分量。
  世界乐坛著名华人圆号演奏大师
  德国萨尔州音乐学院终身圆号教授
  德国萨尔州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圆号
  中国交响乐团和中国爱乐交响乐团管乐顾问
  中国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艺术总监
  “2006上海海外华人音乐家新年音乐会艺术总监
  ……

认识韩小明,必先认识圆号    

  在中古时期,人们就用动物角发声来传播信息。圆号就是从兽角而演变过来的一种乐器。古代人在森林里或山谷中打猎时用它来作为一种相互发呼讯号的特殊声响传递工具。随着社会的逐步变革和发展,这种富有独特音质的角猎号也相应地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良与演变。慢慢地被运用到乐队中来,成为乐队中不可缺少的一种乐器。

  圆号的称呼在世界上仍存在着几种不同的叫法,如美国至今仍称号角,也许这是因为他们已经称惯了古代的叫法;而欧洲的一些国家却仍保持着他们自己的惯称,即法国号,这是由于在圆号的改良和发展过程中,法国曾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而中国人根据它圆形的外观,形象地称这种乐器为圆号

  随着岁月的推移,圆号的不断改良与发展,在十九世纪时,圆号有了活塞,使得圆号表现力更加丰富,音色的丰富与多变,以及它近五个八度的宽广音域,均使它成为最有魅力的乐器之一。

  世人所熟悉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必演曲目《蓝色多瑙河》中,以圆号引入的主题使大家依晰看到那如兰色段带般的多瑙河上新雾潦绕,碧波浮起,透出使人迷恋的神秘。莫扎特对圆号情有独钟,为圆号写了四首协奏曲和一首回旋曲,另外还有大量的圆号与弦乐,木管乐器的不同形式之作品;贝多芬对圆号更有特殊的喜爱,它的奏鸣曲成为所有学习圆号者和必吹曲目,在交响乐中作品中,贝多芬在第三、第五、第六,第九交响乐中都以不同体裁,不同形式,不同手法为圆号写下了成功的不朽之作;在俄国作曲家普罗科非耶夫的交响童话《彼得与狼》中,圆号生动地扮演了阴险狡猾的大灰狼;在中国作品中,舞剧 《红色娘子军》第二场的雄壮豪迈的圆号旋律,,把主角洪常青衬托的更加英姿亮丽;京剧《智取威虎山》那段著名的《打虎上山》中,圆号具有独特魅力的音色把英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圆号这个乐器的表现力是极为丰富的。由于它的声音富有多变性,可以与各种乐器合作,所以人们都形象的称之为接骨匠桥梁

认识圆号,就一定认识韩小明    

  当今活跃于世界乐坛的著名华人圆号演奏家,现任德国萨尔州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圆号,萨尔州音乐学院终身圆号教授。曾与伯恩斯坦、索尔蒂、阿巴多、小泽征尔、马泽尔、艾森巴赫等著名指挥家合作演出;以客座首席圆号的身份担任过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以及巴伐利亚、汉堡、科隆、法兰克福、斯图加特等德国各大广播交响乐团,德国柏林、科隆、汉堡、波恩、杜塞尔多夫歌剧院及慕尼黑国家歌剧院的首席圆号。以圆号独奏家的身份在欧洲各大城市、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日本、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等地举办个人独奏及室内乐音乐会,并且举办圆号大师班。多次参加萨尔茨堡、德国维尔茨堡莫扎特、德国北德、英国伦敦音乐节,以及美国著名的马尔波罗室内乐音乐节,1997年与英国伦敦ASV唱片公司录制了莫扎特全部圆号协奏曲,同时他还和德国很多著名的重奏组及音乐家录制了大量的室内乐作品,并且创建了德国著名的圆号重奏团German Horn Ensemble,代表了当今世界顶级圆号组合,在欧洲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具有200年历史的德国亚历山大圆号制造公司聘请韩小明先生担任其产品的形象代言人。韩小明曾同许多著名指挥家合作演出,其中有小泽征尔、伯恩斯坦、索尔蒂、马塞尔等等世界大师。

  韩小明祖籍海南文昌县,出生于上海一个音乐世家,父亲韩铣光教授是中国著名圆号演奏家和教育家,为建国后上海音乐学院首期学员,早在1961年即代表中国在日内瓦国际圆号比赛中获头奖。哥哥韩小光在新加坡交响乐团担任首席圆号,小明就是在这个不折不扣的圆号世家里成长起来的。韩小明七岁时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圆号,在父亲严格的系统训练下,继承了父亲正确的发音方法、优美的音色及艺术表现风格,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下了牢固的基础。

  今天的韩小明已经是世界公认的一流圆号大师,他的才华得到欧美许多国家的公认,瑞士巴塞尔(Basel)及德国萨尔布吕肯音乐学院都请他执教并给予终身教授的称号,使他成为亚洲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国外的华人圆号教授,除了教授圆号之外,他也从事室内乐的指导和训练。定期到美国及欧洲各国讲学。韩小明除了在交响乐团的领域里有很深的造诣外,同时在独奏室内乐方面也有很大的人,活跃于欧洲各国,演奏曲目从巴洛克音乐到现代音乐。

  电话采访时,甚至怀疑话筒那端并不是圆号大师本人——因为那个幽默健谈、轻快爽朗、挥洒自如的人更像一个的20岁的小伙子,一个活力四射、激情迸发却阅历丰富的青年人,怎么联想都和一个世界顶尖的艺术大师、一个知名的音乐教授有着形象上的距离。

  虽然生长于上海,却有着中国北方汉子的爽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使每一个采访提问都得到了圆满的答复,而且,毫不保守。

  出生在盛名包裹的音乐世家,父兄都操持着一个同样的艺术追求,但这并不代表韩小明也会按部就班地继承家传的衣钵。虽然如今功成名就了,但他谈起当初的启蒙教育时,仍然认为走上圆号道路是家长拳脚相逼的结果。从小就不喜欢吹号,我喜欢篮球、游泳等体育项目,那时的志向就是做一名运动健将。但那时的小明并没有人权,而是每天被上班去的父亲反锁在家中,勒令其练习吹号,但往往事与愿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被囚禁的小明自然在家中玩自己的把戏,直到父亲回家的前一刻,他才让号声响起来,让父亲老远就听见、安慰地回到家中。

  整天又音乐、又体育的小明,哪里还有心思去眷顾功课,学习成绩自然可想而知,几门功课不及格,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于是,13岁的小明有了这样三个选择,以明晰日后的道路;一是可以去体校学习、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二是去参军成为一名文艺兵,再就是投入中央乐团学员班、把圆号作为职业。在家长和熟人的建议下,小明稀里糊涂地选择了中央乐团学员班,开始了他的职业圆号生涯。

  虽然挂名在中央乐团学员班,但小明还是被允许回到上海借读,在上海音乐学院是从自己的父亲。韩小明渐渐懂事了:虽然不是自己最理想的选择,但既然走了这条路,就要走好它。家庭氛围的耳濡目染,自身的聪敏机智,再加上父亲的调教和自身的努力,韩小明的专业水准开始突飞猛进了。十七岁时以出众的成绩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中央乐团学员班,随即担任中央乐团首席圆号。

  1979年誉贯全球的小泽征尔再次访华,指挥中央乐团演奏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期间,极其欣赏韩小明过人的音乐天赋,随即推荐他去美国参加波士顿交响乐团的Tanglewood夏令营,之后被推荐进入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学习,并且享受全额奖学金,师从Richard Mackey。同时,小泽征尔大师为了培养这个好苗子,主动承担了韩小明在美国留学第一年期间的全部生活费用,并勉励他一定要好好学习,今后回到中国去,提高中国的管乐水平。

  美国学习期间,小明倍加努力。虽然去美国之前他的艺术水准在中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但由于中国的管乐教育一直沿袭相对落后的苏联手法,同欧美体系有着很大差距,所以在美国的学业并不一帆风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全班20个同学,我的水平排名第19,没有优越感,有的只是挫败后的压力。

  但任何努力都会带来成绩,更何况韩小明具备不同常人的天份。1984年韩小明荣获国际圆号协会主办的国际圆号比赛第一名,其中一位评委Hans Picka先生来自于慕尼黑歌剧院,极为欣赏小明的才华,他极力劝说小明到欧洲接受再教育、并为他申请了奖学金、办好了留学德国的全部手续。随后,他转到古典音乐的圣地、众多音乐大师的故乡欧洲来继续深造,追随弗莱堡及慕尼黑音乐学院的圆号教授Ifor JamesOtto Schmitz学习。1985年考入维尔茨堡(Wuezburg)爱乐乐团首席圆号,同年考入由著名指挥家郑明勋担任艺术总监的德国萨尔州广播交响乐团终身首席圆号。从此开始了他在欧洲至今20年的艺术生涯。多年来受德国各大交响乐团特聘为客席圆号参加重大演出,其中包括:柏林交响乐团、慕尼德广播交响乐团。

  韩小明在1996年首次回到中国,在上海之春音乐节上演奏了莫扎特、舒曼的作品,博得了各界热烈的欢迎。在中国交响乐团和中国爱乐乐团的成立后,他先后被聘为这两个乐团的管乐顾问,并多次担任独奏及首席圆号与乐团合作演出。其间,韩小明先生致力于中国管乐音乐人才的培养,促成了多次和德国音乐学院的交流活动,并且为很多优秀的青年音乐家提供出国深造的机会。2003年,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正式聘请他为长期客席教授。2004年,受中央音乐学院委托,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音乐节艺术总监。

走出圆号,仍是一片朗朗晴天

  音色,是管乐的灵魂;而这个灵魂,因着个人的差异为千差万别。同样的圆号,同样的曲目,同样的指法和演奏技巧,但所表现出的音色却大为不同。而韩小明的幸运在于,他的演奏表现出的音色如同天籁之声、美轮美奂,令所有的行家折服。有人不解地问:你的音色因何而来?为何如此与众不同?他总是笑笑、略带自嘲地解释:仅仅是一种自我感觉,可能是我幸运,可能是我从小就听到了太多的美妙声音,也可能是一些天份,让我有了这种感觉。

  看到这里,大家就都会顺理成章地认为,韩小明今生今世就属于圆号了,圆号是他的生命,他就为圆号而活着。但如果这么想,你就错了,因为大师的心中自有盘算。

  改行,这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遥远的题目,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并且有了可行的计划。我儿子今年13岁了,再有35年他就上大学独立了,我就可以实现自己其他的计划了。我要退出,就一定在事业的顶峰上、在自己的黄金阶段隐退,而绝不会等到年老力衰才忍痛割爱。

  我只上到小学六年级,虽然这些年用实践积累了很多阅历,但基础知识很匮乏,尤其是西方音乐历史、宗教文化,有时间的话真的很想到大学里再次进修、完善自己。

  沿着艺术的道路向前走,走到一定的境界,你就会发现有些力不从心,你就发现一种单一的乐器很难再完整地表现出内心复杂的感受。所以,从我个人来讲,如果把自己一生的全部都奉献给一种乐器,我感到生命是不完整的,即便再辉煌、再耀眼,其中也会透着遗憾。所以,适当、适时地放弃,并不会毁灭,而会让我更完善。我更相信,走出圆号,仍然会是一片朗朗晴天。

  这些年我经历了众多的世界一流乐团,经历了很多成功的演出、经历了很多当今世界乐坛的泰斗人物,也找到了一个艺术家的位置、看到了责任。所以,从现在起,我会更多地从事音乐人才培养和文化艺术交流的组织工作。我更想把世界一流的音乐节、世界最好的音乐家搬到中国去,让中国音乐的步伐更快一点、标准更高一些。

  韩小明这么说,也这么做了。他除了担任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外,还不断策划组织一系列大型音乐节活动。由他担任艺术总监的中央音乐学院艺术节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被看作是中国音乐界之典范;由他参与策划并亲任艺术总监,汇聚百余名当今世界乐坛顶级华人音乐家的“2006上海海外华人音乐家新年音乐会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之中,将于今年1231日起在上海大剧院盛大上演。这一件件在中国乐界石破天惊的大动作,还仅仅是韩小明新的人生方向之开端……

  世人也相信他,走出圆号,仍然会有一片朗朗晴天。

版权所有:江阴市华士实验小学 Copyright ©2008-2010,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江阴市华士镇环南路82号 电话:0510-86209201 传真:0510-86203492

华士实验小学信息技术组维护 苏ICP备09015121号 技术支持:江苏迅和科技信息有限公司